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撕开科学史上的惊人骗局 ——史蒂芬·德鲁克和他的新书《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

2015-3-16 22:12

原作者: 德鲁克;古黛尔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编者按】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在经过近20年的细致研究调查后,终于在他的新书——《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中,用坚实有力的科学证据向世人揭露了基因技术改造世界食品供应所蕴含的巨大风险。

 

他是个英雄

      “对我来说,史蒂芬·德鲁克是个英雄。他值得至少一个诺贝尔奖。”
  —— 珍·古黛尔(Jane Goodall),博士,高级英帝国女勋爵士,联合国和平信使

  他是个英雄,近20年单枪匹马地战斗,勇敢地将科学史上的惊天谎言撕裂。

  这个谎言的编造者既非外国情报机构,也非国际犯罪集团,更非狡诈的金融家,而是一个由杰出科学家所组成的网络。

  这项谎言所关乎的,并非气候变化而是我们的口中食物的变化。

  这个谎言如此强大,如此缜密,美国的精英领袖比尔·克林顿、比尔·盖特和巴拉克·奥巴马(及其他思维敏锐且颇具影响力的成功人士)都全部为之所欺骗。

  如果你是美国人,你就会惊讶的发现,食品药品监管局恰恰是罪魁祸首——由于它的欺骗,你和你的孩子们五十年如一日地摄入官方科学家早已认为严重危害身体的所谓新型食品。

  他,勇敢地将这谎言拆穿的英雄——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在经过近20年的细致研究调查后,终于在他的新书——《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中,用坚实有力的耳穴证据向世人揭露了基因技术改造世界食品供应所蕴含的巨大风险。联合国和平信使、英帝国高级女勋爵士珍·古黛尔(Jane Goodall)博士说“他坚守了真正的科学传统”,“他至少该得一个诺贝尔奖”。

他是如何走上反转之路的

  在他的新书《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中,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回忆了自己是如何不情愿却别无他选地成为一个反转积极分子的:

  早在1996年,我就单枪匹马地开始着手调查,基因技术改造世界食品供应所蕴含的巨大风险。随着调查的深入,我的担忧与日俱增。摆在我面前的事实愈发清晰:那种鼓励转基因技术的主张,明显与事实相悖——我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建立在强有力的科学证据基础上。

  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行为尤其令人担忧,这个机构不但没有拒绝履行监管转基因食品的职责,反而大为鼓励。我发现,这个机构的所作所为问题颇多:采行“转基因食品与天然食品同样健康”的假设,允许转基因食品未经检验、甚至不打上标签告知消费者转基因信息。我坚信,这样的做法是不科学、不负责任,而且严重错误的。

  从一开始,直觉就告诉我这种做法违反法律——最终的调查证明了我的直觉。

      随着我认识逐步深入,我愈发坚信食品药品监管局的做法必须受到法律制裁,其转基因食品政策必须被推翻,且必须对于转基因食品进行安全测试,并在标签中告知消费者。但是我至今没看到这些做法在司法程序中的积极实践,甚至在广泛意义上的进展都相当罕见。我曾经试图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那些具有丰富知识和资源的人,并力促他们将之付诸实践。虽然,我拥有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法律学位,但是法律工作并非我职业生涯的重心所在,同时我也缺乏立法方面的经验。我的内心执着于这个项目,不希望偏离其主旨。

  但是,在我试图说服其他人推动立法的过程中,我逐渐成为这项工作的主要组织者和推动者。我曾经与公益组织的执行部门讨论过我的想法,他们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是却没有人真的愿意付诸实践。在寻找能够支持我想法的组织的数周努力之后,当我和一个忧心转基因食品商业化的风险受到低估且缺乏负责检测的分子生物学家聊起我的想法所面临的尴尬窘境时,他对我说:“史蒂夫,你为什么不试试自己干呢?如果你自己都不干这件事,恐怕它只会是空中楼阁。”虽然我希望可以由其他人来推动立法,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其他项目中去,虽然我想要驳斥他的判断,但内心深处我无法不承认他是对的。因此,我就独自开始自己的项目,建立了生物完整性联盟(一个非盈利性公益组织);并出任其行政主管,全职推动转基因监管立法。

他揭露了转基因食品肆虐猖獗的原委

  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说:“本书将以综合而生动的方式实现如下目标——揭露肩负保卫这个国家食品供应的政府部门如何编制谎言,谎言又是如何得以实现,而且在谎言已经被揭露并最终记录之后,这个谎言如何继续欺骗大众”。

  然而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谎言却仅仅只是规模更加巨大的骗局的一部分而已。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在书中以图表式的表述,展现转基因技术风险是如何一步步增加,而转基因技术每一步所取得的成就又是如何建立在谬误扩散的基础上的。并且他将在过去的30多年时间内,来自全世界的生物技术支持者们,包括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机构、政府部门以及公司老板在内,如何系统地违背科学并扭曲事实,从而推动基因技术的发展,最终令转基因食品进入我们的餐桌的系统性骗局一一揭露。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很多资深的科学家表达了他们对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担忧,无论是对环境,还是对人类和动物健康。然而那些力挺转基因作物的生物技术支持者们却极力要将转基因植物和他们的传统副本之间的真实差异模糊化。他们将反转科学家的种种担忧都描述为被误导的个人愚见,并且嘲弄他们不仅不科学,而且反科学。然后,他们开始通过传播虚假信息来说服大众和政府官员,他们扬言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存在广泛的科学共识,这些共识建立在坚实的科学根据上。然而,正如德鲁克所指出得那样,这些力推转基因的声音显然是违背科学的。

  基因工程的倡导者们如何坚称这些通过激进技术创造出来的作物与其本源作物相似,创造过程精准,这些转基因食物与他们的传统意义上的父母本植物一样安全。然而事实上,二者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创造过程也并不精准,这些作物存在更大的风险,尤其是会产生无法预期的、难以察觉的毒素。

  德鲁克描述了这些生物技术的游说团体如何令人叹为观止地成功说服公众和政策制定者们相信这些神话,他们用策略性的方式扭曲事实进行宣传,欺骗公众和政策制定者。更甚者,一些受人尊敬的科学机构以及一些知名的科学家也串通一气来不断传播这些错误信息。

  本书第五章展示了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的关键步骤是通过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让人难以置信的错误判断——如果不是直接腐败——的基础上实现的。这个管理机构本来应该确保新的食品添加剂在上市之前是安全的,并且它有责任要求通过严格的科学验证来证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然而,德鲁克从该机构的一份诉讼文件中探知,这个机构显然忽略了(并掩盖了)自己科学家们的诉求,之后违背联邦法令和自身规定,让转基因食物在没有任何检验的情况下走向了市场。这一证据进一步展示了该机构如何使消费者相信转基因食物和自然生长的食物一样安全,他们谎称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得到了坚实的科学论证,然而他们自己知道这样的科学证据根本不存在。

  德鲁克论证说,正是这种欺骗才使得转基因食物在市场上传播,并且他指出这样的欺骗还会继续蒙蔽公众和国会,尽管他发现的诉讼文件已经彻底暴露了以上观点的欺诈性。对我而言,他描述的那个诉讼案件的诉讼记录是全书最让人震惊、最让人心寒的部分。

  媒体的角色如何呢?美国民众如何被蒙在鼓里,对转基因食品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且绝大部分民众根本不知道他们经常消费转基因食品呢!在第8章,德鲁克描述了主流媒体如何高度选择性地发布报道,并且一以贯之地掩盖可能引发对这些转基因产品关注的信息。德鲁克还论证说,被这些媒体巨头强加给公众的信息,用他自己的话说,“不仅是选择性的,而且是压制性的”。他还揭露了一些戏剧性的事件:一些尝试将这些令人不安的事实公之于众的记者被他们的上级要求改写他们的报道,或者直接销毁。因此也就无怪乎美国公众,以及一大批关键的决策者们都没有对转基因食品问题引起足够的关注。

他完成了一部不朽的杰作

   珍·古黛尔(Jane Goodall)评价这本书说:“它是一项不朽的工作,展现了一个人满怀真正的科学精神去尽可能精确地揭露事实真相的高度热情,这个真相被掩藏在各种误解和歪曲之后。”然而,她也预测到,《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这本书将可能会遇到的巨大批评和诋毁,尤其是那些力推转基因食物的人;并且,珍·古黛尔(Jane Goodall)也担心,该书的作者——史蒂芬·德鲁克(Steven Druker)将会像其他尝试揭露转基因探险阴暗面的人一样,被冠以反科学、反进步的罪名。她说:“德鲁克几乎必然地会受到像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1962年出版《寂静的春天》时一样的批评”,“但是,就我看来,不是那些指出转基因风险的人们反科学,恰恰相反,是那些力推转基因食物的人自己在反科学”。

        珍·古黛尔(Jane Goodall)呼吁每一个关心自己和家人健康的人,“应该仔细阅读本书,然后自己评估它呈现的事实和逻辑的严密性”。她说:“史蒂芬·德鲁克坚守了真正的科学传统。然后您可以再读一读一些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们——尤其是那些著名的生物学家——所著的书和文章,您会发现他们的研究标准远远落后于德鲁克。”

        在为本书所撰写的前言中,珍·古黛尔(Jane Goodall)这样写道:

        尽管这本书所讲述的故事从很多方面来说都令人沮丧,但重要的是终于有人将事实真相说了出来,因为误导性的传言已经流传甚广,一些重要的决策者们也被误导了。幸运的是,书的最后一章展示了这个故事如何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并且它指出了基因工程之外的现实的、可持续性的解决方案。因此,这本书也是一本激起人希望的著作。因为它不仅描述了我们所犯的错误,还指出了一些有创见的、保障生命的改正办法。
我将鼓励所有我认识的人,所有关注地球生命的人,所有关注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未来的人,来阅读这本书。要消除关于基因工程已经造成的误解和混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我来说,史蒂芬·德鲁克是个英雄。他值得至少一个诺贝尔奖。
        —— 珍·古黛尔(Jane Goodall),博士,高级英帝国女勋爵士,联合国和平信使

翻译:万澍,陈义媛,丁玲;
校对:徐思远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