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疫情系列|超市被抢空VS农产品滞销:疫情照射下的工业食物体系弊端

2020-5-7 15:59

原作者: 侯苗、一鸣翻译汇编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导语

当代社会的农业食物体系在现代的市场化及新自由主义思想的影响下,有着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以及“高效化”等特征。在这样的工业化食物体系中,消费者的食物从田间地头到餐桌(from farm to fork)这一路下来经过了多道工序,甚至翻山越海跨越国家,消费者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与食物本身和食物的生产者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food from nowhere)。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使得这种现代工业的食物体系抗风险能力弱,环节过长等的缺点暴露无遗。

译者|侯苗 一鸣
责编|惊雷
后台编辑|童话

图片来源:《卫报》

新冠疫情暴发后,各国政府根据本国国情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案,但共同措施之一便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与人员聚集。在这样的政策引导下以及出于健康安全和成本的考虑,学校停课,娱乐、餐饮、超市等很多行业也大幅缩减营业规模。于是,正常的经济流通受阻甚至被切断,尤其是关系到人们最基本生存的吃与用,更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与恐慌。

对超市供货不足、食物供给不够的担心造成了恐慌性购买。超市货架被人们抢购得空空如也,有些超市还开始对牛奶、鸡蛋等限购。然而在生产端,人们又看到了另一极端现象:成千上万吨的新鲜食物因卖不出去而烂在地里,大量的新鲜牛奶被倒掉。一边是抢购一空的超市,一边是卖不出去的食物,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食物体系中,新冠疫情带来的最为显著的影响是食物流通的受阻和需求的减少。以美国为例,疫情之前,美国生产的近一半农产品供给了餐厅、学校、体育场、主题公园游乐场或游轮。但随着疫情暴发,学校和餐饮娱乐基本歇业,这使得很多农民失去了一半的买主,遭受重创。没有买家,再雇佣农工来收获包装就更不划算,于是大量的农产品被迫销毁。据美国可持续农业联盟(National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Coalition)的报告指出,从3月到5月,单农场损失这一项便预计可高达13.2亿美元。

美国农业部门的政府官员认为农产品供给本身并不存在问题,但如何将供需联系起来,将农产品送到需要的地方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佛罗里达州RC Hatton农场的Paul Allen不得不将500多万磅的蔬菜倒回地里。他解释说:“农产品销售端现在根本要不了这么多。无论种了什么都得再堆回地里。”而美国像Allen这样受到冲击艰难求生的农民还有很多。佛罗里达州水果蔬菜联盟公共事务执行长Lisa Lochridge 说到:“对南佛罗里达州的种植者来说,这真的是一场灾难,尤其现在是他们的丰收季节。”南佛罗里达州的拖拉机正在把刚刚长熟的豆子和卷心菜又犁回地里。这样的惨况不仅发生在种植业,养殖业和奶业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美国最大的乳业合作社,奶农们现在每天都要倒掉1400万升的牛奶。

虽然随着美国失业率的升高,食物银行等面向穷人免费发放食物的慈善机构对食物的需求量也在激增,但将多余的农产品从农场采摘、包装、运输到这些慈善机构的费用却很高。这些农产品一般都是新鲜易腐的,运输中需要格外注意,食物银行由于疫情期间人手不足,储存新鲜食品的设备也有限。因此,这些过剩的农产品只好被倒掉,造成令人痛心的巨大浪费。

新冠疫情的暴发,暴露出现今工业化食物体系的种种弊端。尤其是,食品生产高度集约化,食品生产和流通被少数公司和大农场控制,在灾难发生后,这种以利润为驱动力的模式很难有效地保证食品供给安全。其次,食物来源严重依赖于外部市场,它们往往来自于千里之外,各种灾难导致流通受阻,也让食品供给难以保障。然而这次疫情暴发,又意外地给本已处在困境的一些社区农业模式一个发展机遇,同时展示了根植于本土的食物体系强大的韧性。

以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简称CSA)为例,它自20世纪60年代在日本与欧洲兴起后,受到了农产品生产者和消费者广泛的推崇。它的典型模式是消费者事先向农民提供部分资金并承诺在收获季节购买农民的农产品,农民可以拿到资金去购买农业生产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并用有机等绿色种植方式将作物种植出来,定期向消费者进行配送一定量的当季新鲜农产品。这种建立在互信基础上的农业模式,也是一个使大自然、生产者和消费者达到共赢的模式。

图片来源:Civil Eats

CSA农场从80年中期开始在北美地区稳步增长,但在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许多美国的CSA受到了严重打击,由于失业等问题,大量顾客流失。近年来,有雄厚资本的大公司开始涌入生鲜配送市场,它们在“新鲜、有机、健康”等CSA常用的一些概念基础上,又附加了各种不同的服务——例如提供经过初加工的更便捷的食材,或者消费者可以签订短期合同等等。而且由于大公司能够从不同的地点收集农产品,消费者的购买不再受地理和季节的限制。但这些公司所经营的所谓“CSA”已经不再重视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了,这与CSA模式建立的初衷及核心已经相去甚远。

Lorraine Walker经营着美国加利佛尼亚州的Eatwell农场,农场占地105英亩。Eatwell农场已经在CSA领域经营了几十年,与很多消费者都建立了深厚的联系。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前,农场有900名左右的CSA会员。但随着金融危机的来临,一些会员由于失业而离开了当地,一些会员减少了配送频率,使得农场的销量越来越少。即使经济后来复苏,但由于一些大公司也蜂拥入生鲜配送市场,本土CSA面临的竞争加剧。Walker说,“我们再也没能使销售恢复如初(指2008年前)。”Eatwell等很多农场开始逐渐转向主流的食品流通体系,向学校、企业、餐厅等批发自己的农产品。Eatwell农场从去年开始尝试拓展自己的批发业务,向旧金山的餐厅及其他的本地农场商店销售。但这些批发业务只占了Eatwell农场总销售额的15%,剩余的85%还是销往了CSA会员及旧金山的农夫市集。

但随着此次新冠疫情的暴发,在3月份,短短几天之内Eatwell农场的CSA销售激增约50%,从470箱暴涨到了700箱,完全覆盖掉了农场在批发市场上受到的冲击和损失。大量的客户和订单还在不停的涌入农场,Walker只好停止接收新订单,现在仍有350个潜在客户在排队等待她接收订单。这种订单和客户数量暴增的情况出现在很多美国CSA农场中。

原因是人们被隔离在家中,几乎三餐都需要在家中自己解决,而且出于安全考虑,人们也尽量减少去超市和菜场的次数。CSA模式既可以提供健康安全的购物方式,同时又能提供新鲜的当地当季农产品,因此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

但CSA模式下农产品的生产和配送决定了农产品的价格会稍高,在美国CSA模式下的新鲜蔬菜费用大概在一周25-35美元,因此CSA的配送点一般都在高收入住宅区。在疫情当下,人们或出于终于意识到食物的重要性而主动选择CSA,或出于安全考虑不得已选择CSA。那么,在疫情结束的将来,我们的食物体系会得到改善吗?CSA模式是否会抓住疫情的机会得到快速的发展呢?这都是值得我们每一位关心食物的人所深思和讨论的问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