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疫情系列 | 医疗条件优越的意大利为何不敌新冠疫情?

2020-4-13 14:45

原作者: Conn Hallinan 来自: 美国政策研究院(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下属“聚焦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in Focus)项目组
稻菽按:
意大利拥有欧洲优越的医疗条件,何以在新冠疫情中,遭受重创?作者分析,正是老年人口占比高使得新冠肺炎变得异常致命。另外,为时十多年的财政紧缩政策,使得医疗经费大幅削减,大大削弱了该国的抗疫能力。但右翼领导人打着反移民的旗号,完全不去应对紧缩政策所带来的社会动荡。

虽然作者揭露了右翼民粹政治倡导的抵制移民政策,给意大利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但是他的移民主张也是值得商榷的。在他看来,输入移民可以为国家填补新鲜血液,增加税收以维护医疗系统的正常运转。但是,这种说法背后的假设无非是“流动就是合理的”,外籍劳工理应成为创收的工具。

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起码应该让我们反思以资本为中心的任意“流动”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另外,老龄化就需要引进廉价外劳吗?那如何解释在所谓劳动力短缺的社会还有近30%的年轻人失业呢?因此,意大利抗疫困境的解决应该走出反移民vs.输入外劳的争端,而看到公共资源紧缩与不稳定就业都是资本逐利性的一体两面。

作者Conn Hallinan 是“聚焦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in F ocus)的专栏作家。在退休前,他担任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任新闻系系主任,任职23年。


作者|Conn Hallinan
翻译 | Icefrog
校对|凡嚣一石、侯马
责编 | 侯马
后台编辑|童  话

都灵市封城后的一条静悄悄的街道 | 图片来源:美国政策研究院

随着病毒来势汹汹地席卷欧洲的一个个边境,它似乎对意大利有着特别的敌意。该国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中国,而当地医院的情况,似乎也已经超出了但丁【译者注:但丁为中世纪意大利的著名诗人和政治家,代表作《神曲》用幻游文学的手法,描绘了地狱中黑暗的世界,以讽刺专横恣肆的罗马教会。】的想象。

为什么?

意大利是欧盟第四大经济体,就卫生医疗而言,它无疑比美国更好。意大利人均拥有更多的医院床位,即“激增能力(surge capacity)”,并且拥有更多的医生和呼吸机。意大利人比美国人有更长的预期寿命,更不用说和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瑞典人及芬兰人相比了。此次病毒对意大利北部,这个国家最富裕的地方已经造成了尤其致命的影响。

意大利不堪重负的医院 | 图片来源:https://www.istoedinheiro.com.br/

意大利遭受重创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可以把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归咎于右翼联盟党领袖、前副总理萨尔维尼与右翼盟友(包括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排外政策。

老  龄  化

意大利有着欧洲最年老的人口,同时它也是世界人口寿命最长的国家之一,这并非偶然现象。

右翼党派长期以来一直攻击移民,尽管按照国际标准,意大利略微超过60万的移民人口并不算庞大。在法国、德国、匈牙利、波兰、希腊、西班牙、荷兰还有英国,将移民称作“对欧洲价值观的威胁”已经成为了右翼的战斗口号。

在上一次意大利大选中,联盟党及其当时的盟友五星运动,围绕抵制移民开展了他们的竞选。反移民政党同样操控了西班牙的政治,当然在英国脱欧上也无疑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抵制移民对于人口老龄化产生了重要影响。意大利是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仅次于日本。据意大利前卫生部长罗伦辛(Beatrice Lorenzin)称,抵制移民实际上是把意大利人口推向“世界末日”。她说,“在过去五年,我们已经少出生了6.6万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锡耶纳市的总人口。“如果我们再算上日益衰老和患有慢性病的人,我们就会看到一个濒临灭绝的国家。”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发达国家理想的人口替代率是2.1,而意大利只有1.32,这就意味着意大利不仅有更多的老人,而且只有更少的劳动人口来纳税,以维持包括医疗卫生在内的社会基础设施的运转。

不过只要没有出现重大的健康危机,各国就会得过且过。但是,当像新冠病毒之类的东西到来时,它就会暴露出系统潜在的弱点。

约60%的意大利人年龄超过了40岁,23%的人超过了65岁。正是这样的人口结构才使得新冠肺炎变得如此致命。

该病毒对10岁到39岁年龄段的致死率为0.2%,虽然比流行性感冒更致命,但还不算太糟糕。然而一旦年龄达到40岁,死亡率就会开始攀升,在70到79岁的年龄段中死亡率达到8%,而到了80岁以上则飙升至14.8%。在意大利,因新冠病毒致死的平均年龄是81岁。

意大利北部一医院医护人员协助老年病患就诊 | 图片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紧 缩 政 策

除了老龄化的人口,意大利当今还蒙受另一问题的困扰,那就是十年前全球经济衰退所带来的财政紧缩。

当欧洲受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袭击后,欧盟随即出台应对措施,实施令人痛苦的的紧缩政策,专门针对如医疗卫生这样的领域。在过去的十年里,意大利削减了约370亿欧元的医疗经费。本可以应对如新冠肺炎这样的健康危机的基础设施被掏空,以至于当疾病来袭时,意大利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抵御它。

再加上意大利的年龄问题,结果可想而知。

2018年意大利大选时,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显而易见:经济增长缓慢、青年失业率高、教育体系匮乏、社会基础设施不断恶化,再有就是罗马几乎是垃圾围城。然而选举的主题竟然不包括欧盟失败的紧缩政策,而变成了移民问题,这与意大利的经济危机、银行业不良资产堆积或国债负担过重毫无任何关系。

副总理萨尔维尼在竞选活动中鼓吹反移民政策,以淡化财政紧缩带来的社会问题
图片来源:https://www.slow-journalism.com/

意大利右翼党派力量党的领导人贝卢斯科尼说,“所有这些移民都靠欺骗和犯罪为生。”力量党与法西斯兄弟党共谋,兄弟党党魁梅洛尼(Giorgia Meloni)呼吁通过“海上封锁”来拦截移民。

然而排外的声音主要还是来自于萨尔维尼和联盟党,他说,移民带来“混乱,愤怒,毒品交易,盗窃,强奸和暴力”,并且对“白种人”构成了威胁。

五星运动的领导人迪马约(Luigi Di Mario)也加入了打击移民的队伍,尽管他的用词没有像贝卢斯科尼、萨尔维尼和梅洛尼那样尖酸刻薄。中间偏左的民主党则回避了这个问题,把战场拱手让给右派。

结果可想而知,民主党被驱逐,五星运动和联盟党则执掌大权。萨尔维尼就任副总理后,真的实施了海上封锁,而这违反了国际法和1982年的《海洋法》。

最终,联盟党和五星运动发生了争执,萨尔维尼被赶下台,但损失已无可挽回。医疗卫生体系亟需维护,经费急待补足,但这些议题都被搁置了。于是当新冠肺炎席卷而来时,意大利是毫无准备的。

意大利并非特例

欧洲其他国家地区差不多可以说也是这样,十多年来的紧缩政策削弱了整个欧洲大陆的医疗保健系统。

意大利并不是唯一的一个面临人口灭绝的国家。整个欧盟范围内的人口替代率仅为1.58,只有法国和爱尔兰接近(但未达到)2.1。

如果德国不再增加接收移民的数量,到2060年,德国的人口数将从8100万下降到6700万,使得劳动力占总人口的比例降至54%,这将不足以跟上按当前水平计算的社会开支。据柏林人口与发展研究所估计,在未来35年内,德国每年需要50万移民才能维持养老金和社会服务到现有的水平。

在西班牙,由于右翼反移民党派在上次选举中顺利胜出,西班牙的人口正大量流失,尤其是在小城镇,大约有1500个城镇已被遗弃。西班牙已经受了历时十五年的财政紧缩政策,这严重损害了这个国家的医疗卫生系统。除了意大利,西班牙是受新冠肺炎打击最为严重的欧洲国家。

随着人口老龄化,移民变得必不可少。如日本人所知,新鲜血液不仅可以填补经济需求----通过扩大计税基础以维持社会基础设施的运转----还能够利用来照顾老人。虽然日本几个世纪以来的排外政策,使输入外劳几乎不可能,然而日本人现在也不得不接收大量外劳到养老机构服务。

如果特朗普政府也成功地堵截移民的输入,那美国也将会面临同样的危机。虽然美国的人口替代率高于欧盟,但仍低于2.1,从长远来看,这将会对人口造成严重的后果。

像美国这样的营利性医疗模式可能根本无法应对全球性的流行病,因为它认为加强医院病床、呼吸机和工作人员的激增能力会使股东的红利减少。比较而言,虽然欧洲的公共医疗卫生系统优于美国,但也只有在资金充足的前提下才能正常运转。

对于圣经启示录中的四骑士【译者注:基督教认为末世劫难有四个征兆】:战争、饥荒、野兽和瘟疫,我们可以再加上两个:利润和紧缩。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