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疫情系列|疫情“闭关”中,我的七思八惑

2020-2-24 17:01

原作者: 太阳树 来自: 作者投稿
注:七思八惑,是方言口语,就是七七八八、七荤八素、七上八下那一类的意思。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我也历经危险,因为我曾在武汉最危险的地方几乎零距离遭遇过新冠肺炎病毒。如果我被感染,如果我终于不治,如果我死了,那我今天说的就是鬼话。而我没有死,所以我说的都是人话,大实话。

“请君为我倾耳听”,“与尔同销万古愁”。(被疫情封闭家中,教小侄儿背诵李白诗篇《将进酒》,自己特别深地记住了这两句,在此借用。)

一是,我们一味地拼命高速发展物质经济,拼命地积累国财家财,反而我们这个社会矛盾愈来愈多,风险越来越大,危机频发,这是为什么呀!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地发展,我们有饭吃了,有房住了,有车开了,吃喝玩乐样样俱全了,反而各种不满、不快、不悦总是挥之不去呢,为什么呀!我们全体犯了神经病吗?我们大伙儿都贪得无厌、心壑难填吗?几十年来以物质繁盛为主的发展路子完全绝对正确吗?走到今天需不需要反思、悔悟和重新校正路径和目的地?

二是,我们的硬件建设越来越好,很先进,可我们的软件建设咋那么差劲呢?我们这个社会的两只手,还有一只,叫社会治理之手在哪里缩着呢?当初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不是说了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吗?明明都死了那么多的人了,医护人员都感染那么多了,还不让说,还从上到下捏住鼻子哄眼睛,拿生命开玩笑,这是硬件建设的问题吗?我们的防御机制呢,我们的风险意识呢,我们居安思危了吗?疫情早期,一个小小的口罩,就把我们所有人都快逼疯了(之前看网上流传各种稀奇古怪口罩的视频,初看我们笑得不行,笑过之后我们的心咋那么酸那么疼呢?),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三是,为什么成万上亿的农民必须丢下他们的美好家园——乡村,丢下他们的本职工作——务农,抛弃他们的初心——种田致富,抛家舍子,奔向城市,含辛茹苦,每年挤大春运,而使我们的土地荒芜了,我们无毒无害的传统农业衰败了,反而让不是农民的人干农民的事,生产很坏的东西给我们吃,很多吃的东西不够,就靠进口,伸着脖子让人家掐不说,还大张旗鼓地年年说连增连增连增。这个发展路子是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是什么人制定的什么政策,出于什么动机和初心,逼迫农民非得走这一步,非得把农村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农民,本来应该首先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守好自个儿的本分,以为城市、为工业化、为全国人们提供充足、安全、多样化农产品、生产资料、吃喝生活必需品为己任,但是,现在他们都不得不去当工人了,干了工人的活,还是农民,叫农民工!一批“好心”的公知还不遗余力地告诫我们,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国家都走过了这个城市化的阶段,所以,我们也得走,走这个阶段很正常,因而也很正确。他们是不是胡说?难道中国一定要走这个过程?要这样发展和这样养活14亿人?那么明确地说了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一些人却非得逼中国农村按照西方的路线图走啊?

四是,改革开放过程中,我也有亲眼所见,把很多为全国人民提供基本保障的公益资产的经营权私有化,比如医院、城市小型国有企业、街道集体企业和农村集体资产,拆分到底,贱卖得干干净净,甚至创造一元钱、倒找钱卖给私人的奇迹,应该不应该,可惜不可惜啊?看看这次抗疫,如果没有公立医院和国家大企业、大资产、大实力的支持,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不知还会惨到什么程度;再看看农村,没有村集体力量,没有集体经济收益,村两委就是个体体面面、冠冕堂皇的大贫困户。因为他们的所有资金和问题都需要政府帮扶。如果没有大国体制,全国从上到下、从城市到农村都一盘散沙,又怎么抵抗得了这次凶猛的疫情?那些崽卖爷田的人,在疫情灾难中,有没有良心发现?

五是,一味拜西方为师的城市化发展道路,到底是千好万好,一俊遮百丑,还是漏洞百出,千疮百孔?《大城市,随便哪里捅一下都是个大洞》一文说大城市就像一个浑身熟透的水蜜桃,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是软肋,随便哪里捅一下就是大窟窿。水电气、下水道、大米蔬菜供应系统等等,哪一样经得起“敌人”稍稍捅一下?

现象对比:城市房价那么高,生活成本那么高,疫情来了躲都没地方躲,一旦封城,吃饭吃菜吃肉都成大问题,都要依赖政府建立一个强大的供给和输送系统,以极高的成本维持市民的基本生活;而我们的农村呢,是什么景象?很舒服很自在,很安全很安心,这次春节在农村被闭关的人发出来的图文,真是让无数人羡慕和向往。我们一定要苦哈哈地挤到城市生活吗,我们一定要到城市过大年吗?看看武汉这次疫情去世的大多数是老人家,当他们在生死线上绝望地挣扎时,而我们农村的绝大多数老人家们,享受着不知好多少倍的田园居家生活。自然的生态、良好的空气、能够自由下地,能够在院落晒太阳,当城里人为一日三餐发愁时,我们农村的老人可以在自家地里采摘新鲜蔬菜,尽情吃。更重要的是农村产生二次感染、次生危机的可能性极小。多么鲜明的对比!

我们的政策能不能实实在在地创造条件,让更多的老人家到农村来养老,把城市腾给年轻人创业和高节奏的生活呢?把城市交给工业,把生活交给农村。疫情过后肯定很多人就想到农村养老,如果政府因势利导,回应人民群众这种潜在需求,积极创设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基本条件,必然会逐渐使城市“宅经济”被鄙视,让新田园主义流行起来,城里人自个儿也一定会做明智选择。这也是以极大的代价和惨痛的教训让我们不敢对农村嫌弃!不敢抛弃农村!抛弃农村,我们彻底就断了后路。

六是,我再下乡和进村,一定要去问问那些农民家里还有多少余粮。我想知道,如果城市食物运送不畅或者短缺,农民会不会饿肚子,会不会没饭吃?农民还能自己留种子种几样菜、养几样家禽?试想,如果农民家都没有余粮、农民都不养殖、农民做饭不能捡柴火烧饭而都用天然气,如果城市供应系统坍塌,连全国的9亿农民也要国家担负起所有供给和照顾的责任,国家担得起吗?城市人的各种活命资源够9亿农民也来分享占用吗?

那些弱智的决策者和执行者,为什么要逼迫农村人过城市人的生活呢?我们农民按低成本、低消耗、低污染、低麻烦地方式,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为城里人的生活保驾护航,为什么那些城里的“肉食者谋”那么愚蠢?

我们搞乡村建设常说一句话:农民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就成了别人的风景;以后,我会说:农民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为儿女做贡献,为城市做贡献!就是在保卫中国,保卫人民、保卫我们改革开放成果,保卫我们中国未来。我们农村的农民一定要看清这个形势,继续当支持城市和工业化发展的老家老实大哥,牢牢替国家和人民守好农村这块福地,让城里的兄弟有难处了,能回到农村这个乐园和避难所。

这次疫情来了后,全国大几亿农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为广大农村和农民成为国家和人民最放心、最安全、最可以不操心、不分散精力的地方和群体,广大农村没有消耗、分散和占用很多的领导资源、社会资源、医疗资源和生活资料,农村是医护条件最薄弱、救治最困难的地方,农民是防疫意识最差的人,却稳稳妥妥地、疫情人数最少、麻烦最少,让全国人民最放心。而且一旦可以出门,立即可以复工,农村人过个年封闭几天就是在养精蓄锐,疫情一结束马上满血复活、生龙活虎、生机勃勃,奔向城市工厂和乡村土地,为恢复生产和生活出工出力。城市人呢?实在太难了太苦了,还要好长时间的身体复原期和心里疏导期,大家还在忧伤悲泣,还要集体狠狠哭一会儿才能恢复原来的力气。看看,看看,浙江、广东等地方都到各地农村抢人啊,咋没听说他们到哪个哪个城市抢人呢?

我们可以观察了解,去年年前,那些凡是在家里把菜园种得好、养有大肥猪、还有粮食储备、早早把年货备下了,等儿女回家过年的农家,显然比张着手等儿女回家办年货、或者等儿女回家把老人接到城市过年的家庭,都好过很多倍!因为疫情,在城市,有钱也买不到啥吃的,很多人过年是节衣缩食,是一荤一素啊,过的是一个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春节。

农民的好日子怎么描述?

一是自己有。我们农民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第一就是农家一定要有各种好吃的!所有吃的都要有,但首先要有粮食,要自家屯粮食,不能农民种地,还天天买粮食,至少主粮食,家里要有储藏,至少要有一年以上的储备吧,其他各种吃的,也都要齐备。小时候,我们那里哪个家里孩子不挨饿,经常有各种土点心和吃食子,那简直就是全村最幸福的和最被羡慕的家户。毛主席时代要人民“深挖洞、广积粮”,在今天过时了吗?我看没有。

二是自家种。农民自己种出来各种没有毒害的蔬菜水果,自己没有的和别人交换啊,以物易物,彼此保证不放毒不互害,而现在农民天天去买城里人搞的反季节、打了农药化肥的蔬菜来吃,大北京周边的农民吃海南的大棚菜还觉得很洋气,自己当农民不种菜,掏钱买,很拽,有钱啊。殊不知农民自己种出来的好东西是多么贵气!

三是自己养。不丢书不丢猪,老祖宗告诫我们多少代了,唯独到了我们这代人不听祖训了,所以,去年我们吃不上猪肉了,更冤的是农民也吃不上猪肉了!好几个有名的大专家不断用大金口呼吁农家要养鸡鸭鹅等,要用土种,要年年自己繁育,不要用那些洋苗子,要把我们的老品种找回来,繁育保护、一代代传下去,为大灾大难时保留可以快速起死回生的种子,看起来这个话题很小很土,实际上是他们在居安思危、深谋远虑、防患于未然。这是一小群讲良心接地气,有超常洞察能力、心里装这“人民”和“人命”的真专家,不是“专门写论文的专家”。

四是自己做。农民在家,豆芽用自己的豆子发起来,会加20多种催芽、断根、胖头、漂白的化学辅料吗?农民自己用面粉做馒头会加漂白粉和膨松剂吗?做豆腐会加淀粉和乱七八糟的什么玩意儿吗?做粉条会放到鸡粪牛粪猪粪遍地的地上晾晒了专门卖给城里人吃吗?可是农民不自己做,去街上自己买呢?十有八九和市民吃的一样有毒和糟糕。

五是自个美。我们农民自己村子、庭院和家园,为什么要政府花钱请专业公司来打扫呢,我们自己农民的双手是干啥的?我们自己的力气为什么一定要出卖给城市?政府钱多,把钱给农民打扫他们自己的村子,难道没有外人去干得好?农民自个把家搞干净,收拾得漂漂亮亮,把我们的村子垃圾分类弄搞起来,谁来了都喜欢,都能住下来,城里人喜欢来,来了就会带来消费,人来多了,消费多了,就成了乡村旅游。农民把村子和农家搞干净,弄漂亮,自己一家人少得病,财神也喜欢,为什么不行呢?是农民不愿干,还是政府不愿意农民自己干?

七是,我们这几十年丢掉毛泽东思想对吗?新时代,社会主义公有制、农村集体所有制,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豪迈气势,这些战胜疫情的精神力量和制度力量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与当年毛泽东思想一脉相承?那要不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以后,我们还听不听、信不信那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反为人民服务的人胡说八道?这次疫情能不能帮我们人民擦亮一双双慧眼?

八是,我们的中医中药为什么奄奄一息?全国中医不足西医的10%;但即使奄奄一息,也还能关键时刻冲上抗疫前线,力挽狂澜,救无数人于生死危亡之际。《“夹着尾巴”逆行的中医》一文让人读了十分心酸。中医治愈率那么高,效果那么好,但是匪夷所思的是,在很多患者生命攸关的时候,国家也颁发了中医治疗处方,明确说了要用中药和中西医结合,可是,就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抵制不用!不用,带来的后果是高死亡率,等到很多中医逆行而上,一些开明不怕追责的领导大胆拍板后大量使用中药,效果很快显现,重症率、死亡率很快大幅下降!为什么那些人不用中医中药?为什么那些人可以置人民生死于不顾,还信口雌黄说特效药没有,新药世界上没有研制出来!

“中医亡,则中国文化亡,文化即亡,则中国名存实亡!决非耸人听闻!”这是国际中医协会原名誉主席、创建者曼福瑞德·波克特(Manfred Porkert),在十余年前参加中国科技信息所主办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讨会”后,接受《科技中国》采访时说的一段戳我们耳朵的话。德国教授对中医的热忱和敬畏,远远超过从高层到平民的中国人,我们中国人被什么蛊惑了、捆绑了、偏心了?大灾大难面前,我们中国人是不是该醒悟过来,挣脱锁链,端正良心,从此膜拜中医中药,从而救中医、救中国文化、救我们民族自己!

一小民百姓,在困厄之时,七思八惑的,显然是个体小情绪。但是,疫情让我们14亿中国人闭门思过,那我们就要思大过,悔大错,而不是纠结小过小错。中国人常说“吃一堑,长一智”,本是说石匠师傅打石磨时,石胚吃一钎,石胚就长一齿。我们中国人这次又吃了狠狠的一钎,那我们能不能长出一个大大的“智齿”来呢?拭目以待!而如果,我们对成千上万个小人物的七思八惑,能解惑,能让大家心里从此往后敞亮起来,那我们这个大亏就没有白吃,我们就不算白痴;而如果反之,那是不是我们全体中国人又白白吃了一个大亏,亏得更大了呢。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