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疫情系列|陈美霞:疫情面前,我们的公卫系统为何如此脆弱

2020-1-26 10:23

原作者: 陈美霞 来自: 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网站
食物主权按:
瘟疫是社会的一场历劫,是对社会的公共卫生系统的一个考验。2003年,非典疫情侵袭两岸社会时,台湾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的陈美霞老师,梳理和反思了台湾的公共卫生系统,痛心指出:因为曾经发挥重大作用的公共卫生体系被私有化医疗体系所替代,于是,人人自危,基层缺失有层次的屏障和处理方法。眼下我们正接受着一场新的考验,为此重发陈美霞老师的梳理文,让我们一起来思考,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公共卫生系统?

我们近期将推出陈美霞老师的在线讲座,敬请期待!

在这个特殊时期,让我们同舟共济,共赴时艰!


全球化下窜起的新兴传染病SARS侵袭台湾,已有多位病患失去生命,更有医疗人员鞠躬尽瘁;此外,我们也看到社会大众人心惶惶,有地方首长带头封路,不准SARS病人进入辖区;废弃物处理所不接受SARS医疗废弃物;殡葬业者不愿承接SARS死者丧葬工作;社区民众抗议SARS特别门诊的设立等骇人听闻的社会乱象。

SARS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它的防治是一项公共卫生工作。上述医院及社会乱象均起源于台湾公共卫生体系无法及时做好比医疗还要更前端的、与社会力量结合的、有组织的卫生教育、预防、疫情监测、通报、调查、检验、处理、居家隔离等等大量的防治工作。前端的公共卫生防治工作没做好,末端的医疗工作自然无法井井有条、自然沉重异常;社区民众也因此无所适从,社会因而乱象丛生。

而当前公卫体系无法做好SARS的防治工作,乃因台湾政府在过去二十年来早已自废公卫体系的武功。这得从台湾的公共卫生史谈起。

一九五零到一九七零年代,许许多多比SARS还更险恶的急性、慢性传染病横行台湾,霍乱、痢疾、疟疾、日本脑炎、肺结核、小儿痳痺等等传染病肆虐台湾人民,严重打击台湾的社会经济。当时,公共卫生的主要政策以“基层公共卫生建设优于医疗建设”为最高指导方针,台湾在每个乡镇均建立卫生所,归县市卫生局主管,并赋予大量资源及人力。种种传染病防治计划均透过卫生所的公共卫生医师、公共卫生护士及保健员,挨家挨户地接触、拜访,展开卫生教育、预防、监测、通报、调查等等大量的公共卫生工作。这些有系统的公共卫生工作,再加上公卫体系其他部门的全力配合,使得大多数传染病在六零、七零年代即消声匿迹。

但好景不在,一九八零年代,台湾发生一个在公共卫生史上令人扼腕的“大倒退”:台湾政府“公共卫建设优于医疗建设”的政策有了大逆转,它协助、推动卫生所成立群体医疗中心;以卫生所主任为首,卫生所脱胎换骨,从一个负责公共卫生工作的机构转化为以医疗为主、藉由医疗服务的提供赚取利润的机构。于是,基层公共卫生工作变为无法为卫生所制造利润、因而是次要的工作。

台湾政府不仅把公卫体系医疗化,同时也将医疗体系扩大化。随着台湾人口增加,政府不断鼓励、支助医疗院所的建造,于是大量资本涌进医疗产业,企图在商品化的医疗场域中扩张、累积资本。医事人力也大幅度增加,从八零年代的四万医事人力(包括医生、护士、医技人员等),到二零零零年已急速上升到十七万。而这些增加的医疗机构绝大多数是财团或私人所有;这些私人医疗院所因以利润为主要考量,在此次SARS防疫战中,不仅助力不大,甚至有些因不通报或不收SARS病人而造成防疫的阻力。

相对于医疗机构及人力的扩大化,公共卫生体系的发展却相形侏儒化。一九五零年代以降,公共卫生问题的内容虽有所变化(如慢性病取代多数急性传染病),急待解决的、新、旧公共卫生问题,随着人口增加及老化,其广度及严重度也同样增加,但台湾政府在公共卫生的投入却没有相应增加。一九八零年代,全台湾公共卫生人力(包括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医生、护士、药师等医疗人员)仅区区三千人,而到二零零零年,也仅仅增加到五千人!完全赶不上医师人力的扩充,而台湾的公共卫生人力与人口比,还不到最医疗取向的美国的三分之一!因为台湾政府投入的资源十分微薄,地方公共卫生机构工作人员无法汰旧换新或再教育,基层公共卫生工作人员素质无法提升,士气低落。

台湾政府长年推行重医疗轻预防、极为短视的公共卫生政策,最明显呈现在公共卫生经费占全国医疗保健经费的微小比例上。台湾二零零一年投入医疗保健的五千多亿大量资源中,仅有区区3%用在预防性公卫工作上!

我们如何期待一个被废了武功的公卫体系能挥洒自如、能做好防治凶猛的SARS的大量工作?

公共卫生工作,像教育、文化工作一样,是一个长期性的事业,是无法见到立即效果的。因此,领导者必须要有全局的观点、宽宏的视野、及长远的眼光,不可因无立即效果而忽视它、荒废它,不可等到大灾难发生,才紧急补救。这次SARS流行,让我们看到平时不注重公共卫生预防的工作,不将公卫体系补强建立起来,所需付出的惨痛代价:一旦类似SARS这样的疾病发生,对社会、对经济均造成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

为长久计,台湾政府应该痛定思痛,摒弃过去将公共卫生体系医疗化、将医疗体系无限扩大化、私有化、商品化的错误政策,恢复台湾公卫体系的武功。如此,方能成功防治SARS以及将来因不可阻挡的全球化浪潮可能带来的其他更多、更险恶的新兴传染病。

注:为了符合大陆读者的阅读习惯,将原文的繁体字改为简体字,部分字词也有调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